中国站在金融周期的顶部:风险与应对
产品名称:

中国站在金融周期的顶部:风险与应对

上市日期: 2018-06-13
详细介绍:

 金融周期是金融变量扩张与收缩导致的周期性波动,其长度和幅度随着宏观经济环境和政策框架而变化,同时,不同经济体的金融周期往往是同步的。BIS最早全面地开展了对金融周期的研究,通过三个指标,信贷/GDP缺口、债务偿还率、地产价格缺口,能够准确反映金融是否过热,揭示金融业存在的风险与危机。在金融周期测度方面,BIS同时使用滤波分析法和转折点分析法测算各国的金融周期,发现金融周期的振幅和长度高于经济周期,且金融周期的波峰之后往往伴随着金融危机。2017年11月,中国人民银行第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首次提到“金融周期”。



     本文以信贷/GDP、实际信贷和实际房价作为金融周期指数。同时辅以信贷/GDP缺口和实际房价缺口作为预警指标(缺口=变量原值-长期趋势)。选择这三个指标的原因在于:

1)信贷作为连结储蓄和投资的重要变量,可以较好地测度金融市场的波动。

2)房地产作为信贷的抵押品,它的价格波动影响信贷,带来信贷和房地产价格的顺周期性,同时房地产还是金融创新的基础资产和实体经济的重要部门。

3)信贷/GDP作为杠杆率的代表,可以视为金融体系损失吸收能力的重要指标。随着金融周期进入下半场,各部门债务比例高企,杠杆率越发引起人们的注意。

     具体计算时,采用BP滤波法从序列中抽取周期成分后取算术平均值。

     对美欧日金融周期的测度表明金融周期顶峰往往对应着重大风险或金融危机的到来。美国在过去40年经历了两轮金融周期,波峰的时间分别对应着储贷危机和次贷危机;欧洲金融周期达到顶峰的时间为2008年4季度,略晚于2007年欧洲银行业危机,但早于2010年主权债务危机。日本在1990年1季度、1999年2季度、2008年1季度达到金融周期顶峰,分别对应着1991年日本经济泡沫破裂、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


      回顾美欧日金融周期,可以总结以下特点:

1)信贷扩张开启金融周期上半场。美欧日金融周期上半场都表现出信贷扩张的迹象,宽松的流动性、金融机构的逐利性以及宽松的监管环境会带来期限错配,为市场埋下隐患。同时,市场利率降低,房贷利率降低,吸引更多资金进入房地产行业,推高房价。

2)利率上升或监管趋严容易引发金融风险甚至危机。美联储为了抑制房价泡沫,从2004年6月直到2006年6月一直上调目标利率。而欧洲由于次贷危机的影响出现银行业危机,最终导致利率高涨,从2005年7月持续到2008年7月,进而带来融资成本上升以及还本付息的困难,泡沫破裂引发金融周期走入下半场。

3)房价回调和滞涨预示着周期下行。美欧日房价在金融周期顶峰后开始回调。同时,金融周期到达顶点时都出现了滞涨的情况,即CPI上行,GDP下行。

中国站在金融周期的顶部:风险与应对

我们对中国金融周期的基本判断是:我们正站在2009年以来的中国第一个金融周期的顶部,应高度重视防化风险和稳杠杆。

01

金融周期指数显示2017年1季度中国达到金融周期顶峰,两指标缺口在2016年为双正也预示着2017年金融风险的迅速加剧。

02

与欧美金融周期顶部被动爆发危机不同,2016年以来中国政府主动加强监管、去杠杆和防化风险,信贷/GDP缺口已于2017年转负,表明金融风险在主动调控之下正在积极主动化解,宏观杠杆率达到周期顶部后趋稳。

03

当前政策的核心是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货币政策主要调控经济周期,宏观审慎政策主要调控金融周期。

04

中国目前处于本轮金融周期的顶峰,由于表外收缩和影子银行业务收缩,社融大幅下滑,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速处于历史低位,应高度重视企业信用风险、地方融资平台风险、中小房企资金链风险等风险暴露,防止财政、货币、监管、房地产调控等紧缩政策叠加带来的系统性风险,风险的演化往往是非线性的而不是线性的。

05

由于广义流动性收缩,大类资产没有系统性机会,同时信用收缩会通过固定资产投资、去库存等增加经济下行压力。

作者:任泽平

中国站在金融周期的顶部:风险与应对

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副总裁级)兼研究院院长。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曾担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室副主任,兼任科技部国家高新区升级评审专家、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等。



适应人群:
主要作品
技术优势:
注意事项:
蜕变前后:
Copyright ©2018 - 2021 广东安星财富管理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服务热线:
0592-205-6866
5
电话
1
QQ
6
二维码
回到顶部